首页>>观后感>>正文
时间:2017年04月04日 | 浏览:1076 | 评论:0

文化类节目《见字如面》观后感

面对人生困境,《见字如面》并不会用套话对人进行宽慰,而是会直面现实。以下是小编整理的《见字如面》观后感,希望对你有帮助。

文化类节目《见字如面》观后感一:

2016年12月29日,极具观众期待的《见字如面》合集版第一期在腾讯视频首播,节目一上线,腾讯视频的点击量就突破了500万,主话题#在此见字如面#冲至新浪微博综艺话题榜第二。去年底,谁也没有想到当《见字如面》这样一档节目横空出世的时候可以获得如此的关注与口碑。目前节目已进入冲刺阶段,近日,总导演关正文应邀在清华大学进行演讲,从做《汉字听写大会》时的纯电视人,到现在踏入网台联动的模式,关正文有了新的感悟——市场是个好东西。

谈背后历程

提案受阻

百分之七十的观众在互联网上,这是关正文要去的理由。去年,当关正文拿着《见字如面》的方案去腾讯视频总部时,包括腾讯总部的领导、深圳前来的高级管理人员在内,现场四十多人听关正文诉说《见字如面》的构思。“大家听完特别兴奋”,关正文回忆,当时节目在腾讯内部有个评价。“他们四十多人有一个不记名投票方式,这个投票方式以20分为满分,我说完了我就出去,人家自己评议投票,出来跟我说这个节目的方案得到了19.5分。”

当时,所有做内容、判断内容的管理人员都说关正文这个节目是一个很好、很有价值的节目,但当他提出希望和腾讯联合投资时,才得知腾讯要出钱需经过另外两个部门——流量评估部和广告部。关正文坦言,当《见字如面》走进流量评估部时评价推测的数据每单集大概产生20万的点击量。“20万!20万在整个互联网视频传播上基本上是一个可以忽略不计的数字,所以不管内容群体如何喜欢这样一个构思,他们也没有办法再往前迈一步,而且这个评估没有太多广告价值,没有办法运营。”

联合卫视

关正文告诉北京晨报记者,虽然提案在腾讯受阻,但是自己仍然很有信心。“不是因为情怀,不是因为坚守”,在关正文看来,只要《见字如面》这个节目认真去做,效果一定会合乎团队的预期,也一定能够获得广大观众的欢迎。另外,关正文也坦言,这件事情如果不做出来它的市场价值就永远无从验证。

而后,关正文与他的《见字如面》和黑龙江卫视一拍即合。“黑龙江说非常喜欢这档节目,他们当时的做法也感动了我,他们说我们要投,但是我们有个问题,我们所有季播的节目已经完成的广告销售最多不超过500万元,在整个电视节目广告市场份额里500万元顶不了什么大事,但是我们只有这些,我们卖不过这个价钱去。”

而当时睿智的关正文也萌生了新的想法。“我说可以换一个思路,我们一起去征战互联网。你作为这个项目的投资人,如果我们在互联网上有收益,我们俩一起奋斗。”由此,关正文正式开启了《见字如面》的制作。

一鸣惊人

当关正文12月初开始试放第一集的时候,用他自己的话说,那天晚上所有的预想都成了现实。“互联网非常可爱,在腾讯上线开始播出,立刻就是20万点击,然后是40万,我们跟腾讯朋友通电话,现在已经是你当初评估的翻倍了,结果第二天突破100万点击,然后人际的传播效应开始形成。”关正文告诉记者,腾讯是一个纯市场性的平台,当这个节目品种呈现出了它具有一定的市场潜力的时候,市场机制立刻被启动。“没有人在意我们曾经出过什么评价、我现在是不是证明我错或者对,所有的市场资源就开始倾斜性的向这个节目投放。”

对于市场资源的倾斜,关正文举例称,比如一个视频网站某一个品种之所以产生高的点击量,是有开机画面引导、有竞选画面大图引导,分类里面又有图片引导,大图小图等等。这些引导系统决定了点击量,而这个引导系统在腾讯是一刻千金的。“腾讯一次性拿出6000多万价值的推送资源给了《见字如面》,市场真是个好东西,截止到上周我们单一合辑节目在互联网上点击超过4000万,我们的单曲在腾讯端,张国立和曹禺先生的往来信大概是2400多万,王帆读的那封信1300多万,这些实际上是我们现在传媒市场化带来的巨大力量和结果。”

谈互联网

互联网传播处于阶段性

在关正文看来,实际上现在整个内容生产产业的市场化步骤、市场化价值,还存在着相当严重的问题,还需要新一代人不断去改革、推进、扭转。“事后我们跟腾讯的朋友交流,为什么当初会给出20万点击这样一个评估?腾讯的朋友说他们也很无奈,互联网就这样,互联网没文化,互联网只要娱乐、只要碎片化。”关正文说,事实证明不是如此。

对于互联网传播,关正文坦言,目前还处于阶段性,“我们首先要承认互联网传播在中国确实是具有内容意义上的特殊性,它确实给内容生产和传播带来了此前没有的空间,但我们不能只看眼前的事实,这只是阶段性的,我们要有一个更大范围的参照系。”关正文说,“很多人都在说网剧、网综、网感、网红,如果我们的视野稍微打开一点,你就会发现特别奇怪,因为这件事情在全世界、在欧洲、在美国没有人说网剧的概念,没有人说网综的概念。”

关正文举例说,《权力的游戏》在美国就是HBO剧,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传统媒体剧,它通过传统媒体传播,在中国通过网络传播。“这是网剧吗,它是媒体剧,还有《纸牌屋》,人类社会只分好剧烂剧,不分网剧传统剧,或是什么网大。”在关正文看来,互联网平台对于传统媒体本质上是一个技术替代、也是一次技术革命,但这样的本质同时也决定了它不可能带来内容的革命。“好戏就是好戏,好节目就是好节目。”

谈代际误读

阻碍互联网传播认知

在关正文看来,80后、90后、00后是中国人都常挂在嘴边上的一句话。“弄得好像每十年产生出来的人品种都不一样、精神特质都不一样,怎么可能?全世界都没有80后、90后的概念,只有咱们有。”关正文说,正是这样的误读,阻碍了我们对互联网传播的认知。“我后来跟腾讯的朋友说起起初20万点击评估,他们说没办法,大数据会告诉我们谁会被吸引过去。”

关正文坦言,大数据不过是一个我们刚刚开始使用、刚刚开始在学习掌握分析的工具,而在大数据里边指出最广大人群习惯消费的舒适区,这样的节目会火、会有人爱看,结论过于简单。“鱼香肉丝是所有饭馆里卖得最多、最经常的,于是所有人就只能吃鱼香肉丝,所有人看到的网综也好、网剧也好,都有一种非常高的同质化和趋同化,因为有大数据,大数据告诉你哪样舒服,我们现在没有办法从中辨认舒适区里不舒服的人,那些人需要什么,那些人是多大的人群,其实大数据也没有办法辨认现在这些人对这些品种有多么的不满,因为大数据得一直供着。”

清华演讲经典语录

你的电影票房高,甭管你拍成什么样,你都是英雄,但实际上这是个经济英雄。

一个人他自己直接的经验永远是有限的,于是他要借助他人的经验,这个是我们读书的根本目的。

文化类电视节目这个归类方式本身就是荒诞的,这个荒诞我们自己是直接亲历者。2013年的时候我们推出《汉字听写大会》,它拿了全国无数电视奖项,荒诞的是没有一个类别可以标注这个节目。

文化类节目《见字如面》观后感二:

关正文说,筹备《见字如面》,最艰难的莫过于信件选择,最让人惊喜也是这些入选信件。几乎每一封信件都会让人感到意外,每一封信都有一种特殊的力量敲击人心。

数十位文化名人和信件收集家、多家信件博物馆和档案馆参与了节目所需的信件收集推荐工作。

节目入选的一百多封信件,跨越古今,涵盖中国历史的诸多阶段。从春秋时代的第一封私人家书,到魏晋唐宋,从晚晴民初一直到现在。

关正文介绍,最终入选信件强调了关涉历史的重要性、当事人的重要性和信件内容的有趣性。但所有标准最终其实只有一个:这封信值得更多人看到。

最终入选的信件,包括那些影响世界、影响中国的重大历史事件,也包括已成历史的社会生活的有趣片段和截面。

一百多封信件呈现出对应复杂历史的丰富的多样性。有求爱信也有分手信,有战争中敌对双方的平静通信,也有父子间唇枪舌剑的激越交锋,有名人不为人知的心事,也有荒唐年代的锥心往事。无论是情感状态、价值观念还是文字风格,都是多元呈现。

历史的不断重复,人性的善恶交织,让信中的生活跟今天的每个人都息息相关。所有的历史因此也都成了当代史,成了人们身边的历史。

入选的那封2249年前由秦国将士黑夫和惊两兄弟写的家书中,已然定型了今天信件的模样。

兄弟俩除了殷殷问候家人之外,也毫不隐晦地直接向家人要钱要新衣服,此外还告知,官府因为他俩卫国有功已经给家里授予爵位,文书应该已经送到。

这封信是黑夫和惊的大哥衷的陪葬品。用两封信陪葬,其中的兄弟情深可见一斑;此外,从信中也可看出:分封授爵光宗耀祖从来都是将士敢死的动力;即使强盛如秦,也管不起将士的衣服和零花钱。

记现场宣读的所有古代书信都被翻译成了生动的白话文。古文变得亲切,也变得陌生。

在关正文眼里,这是一个回到常识的过程。“中国几千年的文明是异常丰富的,不然也活不到今天。我们今天世界几乎所有的遭遇、所有的情感,古人全都经历过。大家未必要去爱古文,但通过读懂他们写的那些信,大家一定不会感觉那是发生在古代,一定会感同身受,也一定会爱上古人。”

阅读下一页:
1
2
3
作文网
标签: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[站内搜索]输入关键词查找
站点版本

Powered By http://zw.i1766.com/ | 作文网 | 作文大全

Copyright Your WebSite.Some Rights Reserved.